2019下半年,産業互聯網的八大趨勢

行業資訊 /2019-07-29

20190717185549205.jpg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生意」二字在産業互聯網似有了不一樣的注解。

有些事情,不必言明人們自然知道它的重要性。比如8個月前騰訊的930變革,再比如美團7個月前的大變陣。很多時候,果斷吃第一隻螃蟹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更是底氣。

适用的對象,卻不僅僅是這些久居人們主視野的巨頭們,還有浸淫“生意”多年的傳統企業們。相比于巨頭,它們更具觸摸感,也更真實。

互聯網的上一個黃金十年,機會俯拾皆是。無數企業憑借着輕巧的電商、内容、社交模式吸引C端流量,從“低、中、高”不同維度精準打擊用戶群,築底各大平台建立私域流量,一個個小而美的生意應運而生。

十年後的今天,社會服務集約化程度得到進一步增強。小而美依舊尚存,但流量的獲取卻已悄然落入錐形底部。

  • 餐飲方向:品牌化的餐飲品牌已越來越成為人們的優選之地;

  • 電商平台:盡管有拼多多在五環外豎起大旗,但縱覽各大電商平台,主流品牌依然占據絕對優勢;

  • 内容方向:盡管内容創業盡管仍是一個不錯的方向,但日益鮮明的二八效應已然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諸如此類的還有更多細分行業——零售、社交、IT、食材、建材……

AI大火、雲計算集中爆發、5G商用、SaaS成搶跑賽道……所有新興信号彙聚在一處,開始講述産業生意的新故事。

在過去的這一段時間裡,産業家見證了騰訊TO B的決心,也深度參與了金蝶雲、Ucloud的破繭之路,同時也親赴下沉市場感受産業給小B帶來的變化,看各個行業的種種變革。

人們都想一覽産業互聯網的全貌,但顯露在外面的卻隻有幾個被放大的片段,雖零零散散但也頗為飽滿。所以今天,我們嘗試着将其拼接起來,和大家一起來聊聊産業互聯網下的生意新形态。

趨勢一:增量尚有「餘量」

一個較為理性的說法是,互聯網的人口紅利市場并未消失,隻是以一種新的模式藏匿起來。

對于增量和存量,有一個形象的比喻:

“前者是分蛋糕,後者是搶蛋糕”

分蛋糕意在占山為王,拳頭大好說話,盡管刀尖舔血,但也好在相安無事;搶蛋糕重在荷槍實彈,動人根基,稍不留神就會成商場亡魂,講究的是生死存亡。

增量确實未曾消失,每年淘寶雙11、京東618都再創交易額新高,電子産品的發售量水漲船高,人們津津樂道的“吃”生意愈發自成一派,怡然自得。

但此增量非彼增量,和黃金十年的粗放式流量相比,如今的流量需要更高級的入口來撬動。用生意人的話說,就是用消費者滿意的方式來服務消費者。

顯然,這考驗的不僅僅是商家服務的大而全,更重要的是精而細,定向出擊,有的放矢。

增量市場拼殺不易,存量市場更需要槍杆硬。

可以說,消費互聯網給産業互聯網的發展既提供了基石,也提出了要求。消費互聯網的發展模式是企業通過更好、更高效率的需求捕捉和匹配來為消費者帶來價值,而緊随其後的産業互聯網就必須以此為起點,進行B端賦能。

互聯網時代有個流傳頗廣的話是,“在這個時代,你永遠不知道誰會成為你的對手。”一旦企業完成自身的平台化數字升級,那麼于對應賽道而言就可以降維打擊迅速占領市場份額。

如今再也不是一個“讓上帝的歸上帝,讓撒旦的歸撒旦”的日子。

在需要比拼進化速度的當下,誰能迅速出擊,迅速改變,或許誰就能掌控新的增量。

兩個階段,一套打法。

趨勢二:複合能力成「進階标配」

産業互聯網時代,企業需要擁有一定的複合能力。

這裡的複合能力指的是針對自身賽道的場景解決能力,和消費互聯網的各司其職不同,産業化的模式更需要企業具備充分且廣泛的全産業鍊解決能力,在助力自身升級發展的同時,同時推動産業賽道的升級進化。

如果說互聯網上半場是行業對企業的輻射,那麼互聯網下半場則是企業對于行業潛移默化的推動。

但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對于企業自身而言,事事躬親已不是必要。“讓專業的人來做專業的事”愈發成為一種趨勢。企業需要做的是高頻次觸發交易場景,将外部接口接入,使用戶的各項需求都能在自身體系内得到滿足。即使不是全部,最起碼也要做到主流需求的順暢無阻。

其中有幾項服務,必不可少。比如金融,比如線下服務。

趨勢三:巨頭不再是巨頭,巨頭依然是巨頭

這裡有兩層意思。

一是對傳統的互聯網巨頭來說,他們将從某種意義上失去既有的移動互聯網地位,徹徹底底從産業底層開始築牆,被久置于聚光燈下的互聯網企業在特定的行業内将不再享受高光。

道理顯而易見。對于互聯網行業而言,在消費者服務、數據分析、反饋等方面必有所長,但在真正的細分産業上卻僅是門外漢,不論是供應鍊還是市場布局,互聯網巨頭都需要來自本土文化的一種嫁接。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真正的産業縱深面前,互聯網巨頭們的護城河暫時失效。但這并不是全貌。

互聯網被人們關注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近十年的高速發展,更重要的是它給人們帶來的方方面面的改變,而這些改變正是源于互聯網企業對于消費者全方位的數據把控和精準分析。這也同樣是這些巨頭在産業互聯網時代的優勢所在。

相比于傳統行業,巨頭們更了解數字化升級的始末以及基本運作方式。就具體動作來看,騰訊提出要做企業的“工具箱”“連接器”,京東則是數字科技“賦能”,基于此的是其廣而泛的行業布局。

絕對不可否認的一點是,互聯網公司對于消費者整體畫像的把控更為成體系,基于中前台的場景解決手段也更加成熟,能夠加快企業的産業化進階節奏。

可以說,在産業互聯網的時代裡,這些巨頭将不再是之前既定的巨頭,但卻仍有可能成為新的領跑者。

趨勢四:“P”“B”的攻防選擇

産業互聯網時代,“P(平台)”“B(商家)”将達成一種微妙的平衡。這種平衡,從某種程度來說是産業互聯網的特征使然,但終究還是頭部效應為王。

移動互聯網奉行的二八效應,在此處同樣适應。從平台的角度來說,企業既是他們信息的索取對象,同樣也是信息的獲取對象。

客如雲的創始人彭雷在總結如今的餐飲變局時曾有過一個較為易懂的總結。

“P大欺B,B大欺P”。

在自己的非專業領域,平台需要結合大企業最為全面的行業/領域策略來實現對這個行業信息化、數據化的快速滲透,盡快落地輸出自己的一套解決方案,進而再反哺回同賽道的中小型B端企業。

可以理解為,在這場需要B端企業全員參與的互聯網戰役中,企業被自動劃成了兩類,一個在左,一個在右,而中間自然是平台,但左右雙方的角色不同,也就導緻了平台與左右雙方的關系不同。

不過就當下而言,這種模式對産業互聯網現階段可以看成是一個緩沖地帶。畢竟,有了通道的存在,這怎麼都不會成為一場零和遊戲。

趨勢五:互聯網to産業,亦是産業to互聯網

客觀來說,盡管名為産業互聯網,但是就雙方地位而言,這卻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即互聯網選擇産業,同時産業也在選擇互聯網。

雙方都有行動的理由。

對産業而言,為了實現降本增效,必須輔以數據化、智能化的模式和手段來實現内部的優化升級,利用技術的手段打通上下遊供應鍊進而實現對産業鍊的全把控;而對互聯網而言,其對于産業的需求更不用言明,互聯網下半場本身就是TO B行情。

所以,這就會導緻了一個頗為有特點的現象,即頭部效應。這裡的頭部效應指的是産業和互聯網的先鋒部隊,對互聯網而言,是BATJ等巨頭;而對行業而言,是零售、餐飲行業。盡管雙方是企業和行業之分,但屬于同一緯度。

這樣的先頭效應可以有效的拉動産業互聯網的發展,如果從發展軌迹來看,和移動互聯網的早期略有相同,隻不過當時站在兩端的分别是消費者和企業,而今成了企業和行業,信息密度不同,需要标注的點也自然不同。

參與交互,構成了新的閉環。

趨勢六:重模式,重資本,重産業

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卻也不得不提,即在這一輪互聯網大潮中,“重”将成為一個公認的模式。

如果非要給産業互聯網下一個定義,那就是:重度垂直的行業升級模式。

以小熊u租為例,這家專注IT租賃模式的企業已經成為租賃賽道上産業互聯網的典型玩家。首先,其背靠有多年租賃經驗的淩雄集團;其次,它上線僅一年就獲得了四輪融資。

具體到業務線則為,在上遊它有自己合作的IT制造以及回收廠商,同時互聯網大部分企業也已成為其客戶,中遊在多個區域它都有自己的服務團隊和維修中心,同時還建立了風控體系,下遊直接對接區域消費者。

不難看出,任何一家想要成為産業互聯網的佼佼者,模式必然很重,首先最為基礎的一點就是要有能覆蓋全産業鍊的能力,再比如找鋼網,在鋼材的大宗貿易加持下,它已經将自己進化成一個大的自營平台,依托雄厚的資金實力從交易端買入賣出,為平台上的小B企業提供服務,同時更依托材料的供需平衡進行金融方面的運作。

不難得出結論,真正能幹成這事的,絕對不是僅具備互聯網基因的企業,而是土生土長的傳統行業企業,在幾十年、幾百年的行業經驗加持下,他們的模式更重,但也卻更深谙轉身的節點。

“大象轉身,非一日之功。但對大部分企業而言,首先是要成為那頭大象。”

趨勢七:定位決定「身位」

産業互聯網時代,每個細分行業或許都會出現一個大的平台。

當下,考驗的不再是一個企業的單邊發展能力,即利用自身優勢進行資源占位,以一騎絕塵的方式實現單個品牌獨霸市場的方式。互聯網的下半場,更可能會出現一家企業演化成一個平台,這個平台可以彙聚一切可以彙聚的上遊,并集中提供給中小企業進行賦能,打通上下遊的通道,消除壁壘,真正從行業的角度實現正面超車。

從企業的角度來說,也可以理解為誰掌握的資源越多,誰能更為迅速的完成對整個供應鍊的覆蓋,或許就能成為這個市場上最大的赢家。

同時,基于平台的模式,同樣可以接入一切可以接入的方式,如金融,如物流,如前後期服務,而一旦這種模式形成勢能,也注定将很難被颠覆。

“從1到99容易,從0到1難。”

找準定位,才能走在前面。

趨勢八:C2M成産業主基調

就本質而言,互聯網的本質仍然基于人的服務,産業互聯網也不例外。

但就當下的發展階段倆看,用戶或消費者在整個價值鍊中所扮演的角色已經發生了較大的變化。

在以往的模式下,用戶或消費者更多的是作為産品及服務價值的被動接收者,在廠商給出的有限空間裡進行選擇。

随着産業互聯網的發展,消費者可以通過聚合來獲得更大的議價空間,從而在供給與需求之間的關系上獲得更多的影響力并促使價值提供者逐步轉向以需求來引導産品價值設計。

利用如今的技術,産業互聯網的企業能夠更為高效、更低成本地實現這個轉變。

更進一步地,用戶在一些情況下可以直接地介入和參與價值生産和創新過程,從而與供給端參與者共同完成創造。

技術驅動,消費驅動,這兩駕馬車已經從最開始的被推動者變成了如今的拉動者。

角色轉換間,商業邏輯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總有一些改變,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正在上演;總有一些星星之火,在人們忽視的地方愈演愈烈。和十年前互聯網橫空出世一樣,如今又是一個十年。

(本文轉載自钛媒體,作者新摘商業評論,文章鍊接https://www.tmtpost.com/4069381.html)